WWW.899NN.COM,W W W . L U O M A 7 . C O M,W W W . D S C M W . C O M
2019-07-22 来源:WWW.899NN.COM

WWW.899NN.COM

装备丢了一地,小洋正在整理搬运,这可是个体力活。路线:新洞-上斜-峡洞-高幛顶-大草坡-船底顶-乱石坡-水渠-平坑-罗坑(两天)(实际用了三天)背包重量40斤(男)28斤(女)12月29号3点坐上往韶关的火车,经过4个小时的车程,我们来到了美丽的韶关。

装备丢了一地,小洋正在整理搬运,这可是个体力活。这段路并不好走,还要下一个陡坡和翻越一个山包,我们足足走了接近2个小时才到达营地,根本不是像租帐篷老板说的半个小时就到了,套路啊,我懂!后续全队到达营地的时间是晚上21点50分,赶紧扎营,准备做晚饭,老板很好,帮我们找了水源,原来水源就在我们营地的栈道下面,很隐蔽的地方,他说水源可以直接饮用,但是我们还是决定烧开水,或者用过滤器过滤后饮用。

WWW.899NN.COM,我自己的队友去了21人到连州大东山-地下河-石坑埪,留下来的本来原有人可以跟队,我想最少是我带队后面有人收队,结果对方因答应陪小朋友去动物园更改行程。

此时已是11点。就这样大家聊着说着帐篷里时而漂出陈陈笑声,而大山是我们唯一的听众。

加快脚步看前面有没有好的地势可以扎营,穿过一片树林又是一个陡坡,风越来越大,那时开始已经冷得有点受不了了,最后看到前面出现一个U型山口,那里是没办法扎营的,那里是风最大的,我们决定越过U型口到右边半山腰那背风斜坡扎营,此时此刻是进退两难,天已经黑了,手电也开始用上,最主要的是冷,说真的我宁愿零下跳到水里也不愿站着吹这么大风,我们5个人都冷得僵硬了,赶快拿出一个帐篷,5人合力支了起来,但手不听使唤了,好冷真的好冷,我当时只知道我的手指已经没感觉,没有办法拿好一支棍子,其它人我想都是同样的情况,五个人花了10分钟来支一个帐篷,这个时间对当时的我们来说真的太长了,估计再呆多10分钟没支好估计真给冻死不成。地图攻略用A4纸打印的,在小雨的湿润下早已慢慢模糊起来,为了防成一,我早它拍在后机里,确定路线后继续前进。

这段路并不好走,还要下一个陡坡和翻越一个山包,我们足足走了接近2个小时才到达营地,根本不是像租帐篷老板说的半个小时就到了,套路啊,我懂!后续全队到达营地的时间是晚上21点50分,赶紧扎营,准备做晚饭,老板很好,帮我们找了水源,原来水源就在我们营地的栈道下面,很隐蔽的地方,他说水源可以直接饮用,但是我们还是决定烧开水,或者用过滤器过滤后饮用。W W W . 6 H S T . C O MW W W . 8 0 4 4 5 . C O M。

在火车站对面坐上到马坝的车再转小巴到樟市,到罗坑时已经9点多了,大家到小镇转了一下,同时也采购了一些临时食物,有鱼和白菜,对还有一个油豆腐,准备到山上美味一餐。即使当时情况比较艰难,老杨时而说些轻松的话题来放松下心情,老杨是东北汉子,低温天气对他来说习已为常,所以当时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。

过了水库大概200米后往右边岔口直接进入小盘山路,也就是峡洞方向,上山大概几十米后发现又有岔口,在盘山小路的右边有个岔口直接向山,比较陡,但看样子是比较成熟的路线,这是一条捷径,上升几十米后发现又跟原来的小盘山路会合,我们继续走捷径小路直冲山顶。晚餐很丰富,我做了腊肠饭,用的是泰国香米,发现这个米很吃水,按照平时做饭的水量和大米的配比,做出来的米饭有点干,感觉是水有点少,不过大家吃的很高兴,毕竟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,这个时吃什么都是香的,蜂鸟做了鸡汤,简直就是人间第一美味,一碗鸡汤下肚,慢慢的幸福感,山上很清凉,夫人原来不想吃饭了,但是有点失温,赶紧喝了几口鸡汤,吃了米饭,逐渐缓过劲来。

加快脚步看前面有没有好的地势可以扎营,穿过一片树林又是一个陡坡,风越来越大,那时开始已经冷得有点受不了了,最后看到前面出现一个U型山口,那里是没办法扎营的,那里是风最大的,我们决定越过U型口到右边半山腰那背风斜坡扎营,此时此刻是进退两难,天已经黑了,手电也开始用上,最主要的是冷,说真的我宁愿零下跳到水里也不愿站着吹这么大风,我们5个人都冷得僵硬了,赶快拿出一个帐篷,5人合力支了起来,但手不听使唤了,好冷真的好冷,我当时只知道我的手指已经没感觉,没有办法拿好一支棍子,其它人我想都是同样的情况,五个人花了10分钟来支一个帐篷,这个时间对当时的我们来说真的太长了,估计再呆多10分钟没支好估计真给冻死不成。其实,我觉得溪头村有毒,这个地方算起来应该是来了4次,第一次是3年前的2015年5月23日去,那时候算是第一次户外,当时就想着好玩,去摘摘李子杨梅,哈哈;第二次是参加深坛的中级班,第三次就是领队的2天2夜培训了,还有就是这次,这4次,在溪头村就被吓哭了两次,一次是夜途的时候被无名的树枝吓哭了,还有这次就是被尼莫用玩具小青吓哭了,狼哥说下次这个地方我不能来,虽说是这样,但这么美丽干净的地方,还是止不住我对它的喜欢。

这是当时唯一一张半夜帐外照片,些时枯草开始结起厚厚的冰。到底有多冷看看帐内西西鞋带就知道了。

有时会因为路线和贫口花不少时间,但这也正好体现了我们每次户外的乐趣。对最胆小的嚥子,对其手抓哪里,脚踩哪里,在最初的时候都一一做了安排。

上升大概500米后山路开始变得平缓,一路翻山越岭,跋山涉水,小雨绵绵,雾里穿梭,因为雾太大,参照物不清楚,还好一路上有不少红绳标记,记得之前攻略上有一处补水在上斜,但我估计我们已经错过了补水点,而是一直走到了高幛顶,出现一个很高的陡坡在眼前,那时已经有5点多,天开始慢慢暗下来了,加上有雾,同时更麻烦的是刮着大风夹着小雨,此时大家都有些着急,身上基本全湿,而且那地方没有一小块平地可扎营,此时老杨和小洋走在前面十来几开外,但雾太大很难看得清,而西西和杨杨开始出现体力不支情况,可能跟当时紧张心里有关,风太大,又冷,加上天开始黑,更麻烦的是不确定我们所在的位置。第二天早晨起来,雨基本停了,风也没那么大了,大家都给眼前的景象惊呆了,四周围的山头都是白色一片,昨天的枯草都变成了银白色冰棍,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,犹如所有山头都给披上了银衣,一夜没睡,虽然很困,但看到此景大家一下子都兴奋了起来,非常美丽。

相关链接
热点推荐